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ieldworkChina

China Policy Consulting

Fieldworkchina@aol.com                                                                                02/08/2001

 

“   新左派” 对新“右派政权”的担忧

The New leftists’worry of a new rightist regime

 

                发挥一下你的政治想象力,提问你自己一些相关的政治问题:在不远的未来谁将统治中国?中共政权和社会群体之间的关系将会怎样?而你自己将会处于一种怎样的地位,你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将会怎样?

这些问题似乎过于遥远,与普通人民的现实生活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正在崛起中的并对中国社会发展密切注意的“新左派”告诉人们,这些是你必须关心的问题。为什么?“新左派”为人们提供了一幅未来中国统治结构的图景:一个新的统治集团正在形成,这个集团由目前中国社会的几大精英群组成,包括中高层党政官员、由国有大企业高层管理者组成的半政府官员、非国营企业特别是私人企业的老板、少数但占据社会显赫地位的知识分子等。这几个主要精英群互相依赖、互相支持,垄断和瓜分整个中国的政治经济权力。尽管“新左派”内部对现存中国社会的分析并不存在一致的看法,但他们对上述这样一个新的统治结构具有相当的共识。

                这样的分析很容易使人想起六十年代以米尔斯(Mills)为代表的具有马克思主义色彩的美国左派社会学家们对美国统治集团的分析。正象当时美国学界具有明显的政治倾向性一样,中国的“新左派”理论家作这样的分析也具有明确的政治针对性,那就是他们对中共政权发展趋向的担忧,担忧这一政权正在从左向右转变。表示担忧避免不了对中共政府的批评。很自然,他们的言论经常遭政府的压制。

                那末,“新左派”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中共到底是否会成为一个右派政权?众所周知,中共政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极端左派的政权,它代表的是名副其实的以工人、农民为主体的社会大多数。中共的宪法明确规定中共是代表工人农民利益的政权。在毛泽东的极端时代,越是社会底层的社会群体可以享有越大的社会政治权利。为了维持这种社会结构,保证大多数人的利益,中共实行的是一种绝对平均主义国家政策。结果,社会发展水平极端低下,贫穷成为了中国社会的一大特色。

                如果说中共政权向右转,那是从邓小平开始的。邓小平重新阐述了社会主义,认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要改变贫穷,中共提倡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这一政策的实施迄今已经有二十来年了,它已经完全改变了中国社会的经济结构及其社会分层。“新左派”对中国社会所作的分析是否精确,人们可以提出不同的意见,但不可否认的是,深刻的变化的确发生了。那末,为什么“新左派”直到最近几年才显现出其政治关怀来呢?

                社会经济的变化在八十年代已经开始,到邓小平南巡后加速。但为什么在这样长的时间内“新左派”并没有很大的声音呢?其中有很多原因。其一,在八十年代,中国社会的分化还没有变得很明显。那时,邓小平的政策对改变中国社会的贫穷状态,应付中共所面临的统治危机很有必要。其二,老左派的力量较强,他们在中共高层还有多方的代表,它们的声音能够表达在中共的政策之中。其三,进入九十年代,尽管客观情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但中共的政策并没有作正式的改变。中共既反左,也反右,似乎保持一种中立状态。

                由此看来,近年来“新左派”这种政治担忧的崛起和中共政策的正式改变密切相关了。中共政策的变化有个渐进的过程。中共十四大结束了“姓社”“姓资”的争论,正式把市场经济合法化。然后,在中共十五大后九届全国人大上,有个宪法修正案,正式存认私营企业的合法性,受宪法保护。到最近,中共正式提出“三个代表”理论,明确提出了中共未来的政治发展方向。

                中共所作的这些变化很显然反映了邓小平精神。邓小平掌权以后的中共领导人都在很大程度上不用意识形态来调整党的发展方向,而是实事求是地根据客观情况的发展来做这样的调整。这种调整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它避免中共遭受苏联和东欧共产党那样的厄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特别是邓小平生前,这种调整更多地是表现在中共的一些具体政策层面。但是,这样那样的调整到最后必然表现为一种意识形态的调整。所以,九七年以来中共开始想方设法在意识形态层面来调整其统治方针。最终的结果就是现在所看到的“三个代表”的理论。

在“新左派”看来,中共这一系列的调整的政治意义非凡,它们很有可能使得中共发生一种质的转变,即从传统上代表工人农民利益的左派政党转型成为一个代表新生资产阶级和官僚资本利益的右派政党,类似于从前的国民党政权。这种倾向性已经隐含在“三个代表”理论之中。如果这种方向不能得到纠正,如果中共政权不能得到民主化,一旦到中共和新生资产者和官僚资本的结合制度化了的时候,中共政权会是一个对普通人民即工人农民具有非常高压强制性的右派政党。

“新左派”有些激进,但它无疑是对中共发展现实的一种提前反思,已经提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政治问题。正因为这样,它也具有相当的社会基础,对社会的中下层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从而对中共提出了一种严肃的挑战。如何在意识形态和政策两个层面来回应“新左派”,是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必须面对的问题。

 

               

 

Dr Zheng Yongnian is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East Asian Institute. Dr. Zheng is the leading writer and consultant of FWCG.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herein is protected by copyrigh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It may be displayed and printed for you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You may not reproduce, retransmit, distribute, disseminate, sell, publish, broadcast or circulate the information to anyone, without the express written consent of FieldworkChina and the research pro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