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ieldworkChina

China Policy Consulting

Fieldworkchina@aol.com  02/08/2001

 

 

信息社会对中共政权的得失

The Impact of the Rise of Information Society on the CCP

 

 

信息社会在中国大陆的兴起已经成为一个不容争议的事实。中国还没有完成工业化的过程,但信息社会的发展速度并不比西方发达国家差多少。在很多方面,中国的进展远比已经工业化了的国家还要快。前不久,笔者在广州参加了一次信息社会和城市管理的国际会议,和一些官员和学者作了广泛的交谈,深刻地感受到信息社会对中国的影响。很多城市都有宏大的建立电子城市的计划。另一个深刻的印象是,中共官员对信息社会都抱有十分乐观的态度和看法,很多人真诚地相信,信息社会能够为中国解决诸多问题。

但一些来自世界银行那样的国际机构的学者却有非常不同的看法,他们担心的是信息社会的兴起对现存制度所构成的挑战。信息社会和及其以之相关的全权化已经对各国的政治制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表现在国际层面就是国家主权的衰败,而在国内层面就是中央政府对地方和社会权力的衰败。信息社会最早兴起于西欧社会和北美,在那里,信息社会对现存政治制度的负面影响已经显露出来了,有人甚至不无根据地预言,随着信息社会而来的是现存制度变得和人民不相关,从而是社会的无政府状态。

但笔者认为,具体地对中国来说,信息社会和全权化对政治制度的影响并不仅仅是消极的,在很多方面它们可以强化国家政权的力量,主要取决于一国的政治制度是否能够根据信息社会的新环境作出相应的制度上的调整。从中国的一些城市的实践来看,可以作如下的概括性的分析。

首先,信息社会的兴起在很多方面实际上是有利于中共政权的。第一,信息社会的兴起改变了政府和社会的互动模式。在中国社会,传统上政府和社会之间的互动只是单向面的,即政府自上而下地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社会。政府在决策时无需考虑社会成员的意志,社会成员也没有任何管道把自己的意志表达于国家的政治过程中。尽管中共有比如群众路线之类的方法,但也是自上而下的。信息社会的兴起就改变了这种状况。它使得人民有可能通过象电子邮件那样的方式把自己的具体的意见反映给各级政府。当然,中共目前还只能容许人民提出一些正面的具有建设性意义的意见。尽管中共对网络论坛的控制还是很紧,经常关闭一些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或者对中共政权进行批评的论坛,但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信息社会已经为改变国家和社会关系提供了巨大的动力。

第二,信息社会的兴起使得信息的反馈系统变得比较有效,从而有可能提高政府的决策和工作效率。对中国政府来说,最难的莫过于收集准确的信息了。中国没有民主制度,没有自由的传媒,政府就没有有效的管道收集到社会的准确的信息。没有准确的信息就没有正确的决策。决策不正确,就没有实施决策的可行性,政府的效率也就成为问题。更严重的是,不正确的决策往往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严重的损失。而信息社会的兴起为中共收集准确的信息提供了可能性,同时也能得到政策实施过程和以后的信息反馈。

第三,从长远来看,信息社会对民主政治的发展形态也会有很大影响。在传统社会,民主政治依靠的是政党和意识形态来运作,因为没有比这两者更能有效地动员民众了。但是,信息社会的兴起正在为民主政治提供另一种有效的组织机制。如果信息能够达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意识形态的作用就会减弱。对意识形态的争论就会被对具体政策的争论所取代,人们对对政策的认同也会高于对意识形态的认同。

但是,信息社会的兴起在很多方面却是不利于中共的统治的。第一,中共不再能够垄断信息。信息是中共统治的关键,从前中共可以垄断信息,既不让人民从外界获得信息,也不向人民公开自己所拥有的信息。但现在不能了。信息社会的一大特点就是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能平等地获得信息。试想一下,如果人民和政府拥有一样的信息的时候,那末政府和人民之间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第二,信息化,加上经济的市场化,大大推动了社会的个人主义化。以往,人们要通过人与人之间、人与政府之间的合作才能获得自己所需的必需品,也就是社会需要一种集体主义精神。但现在则不需要了。社会的电子化,使得个人足不出户就能得到所需要的东西。社会的个人化使得中共对社会成员的控制变得无效。

第三,信息社会正在导致一种新形式的社会运动。在信息社会产生之前,政府有能力把社会分割成没有有机联系的部分,使得社会的集体行为成为不可能。但信息社会改变了这种情况。电子通讯系统把社会的各个成员连成一体,这就改变了社会成员的集体行为的基础,从而为新型社会运动提供了前提。法轮功那样的集体运动是一例,层出不穷的网上论坛也是一例。

总之,信息社会的兴起对中共的统治有得有失。两者相互相成。没有一个政权能够只享受其正面的功能,而避免其负面的结果。如何面对信息社会的现实来调整统治结构是各国政府面临的问题,也是中共面临的问题。中共如果不能这样做,而一味地采用旧的强制方法来管理一个完全新型的社会形态,那就会适得其反,酿成最终的统治危机。

 

Dr Zheng Yongnian is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East Asian Institute. Dr. Zheng is the leading writer and consultant of FWCG.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herein is protected by copyrigh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It may be displayed and printed for you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You may not reproduce, retransmit, distribute, disseminate, sell, publish, broadcast or circulate the information to anyone, without the express written consent of FieldworkChina and the research pro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