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ieldworkChina

China Policy Consulting

Fieldworkchina@aol.com                                                                                02/08/2001

 

 

要警惕民主化过程中的政治腐败

Political Corruption in China’s Democratization

 

                中共新一波的反腐败运动已经推行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越来越多的腐败案子正在被揭露出来。从总体情况看,目前的腐败呈现了如下几个主要特点。第一,腐败所涉及的经济数额越来越大。第二,卷入的官员越来越多,很多地方表现为官员的集体腐败,有早些时候的山东泰安市、浙江宁波市的案件,现在则有广东湛江、福建远华案件等等。这些集体性腐败案件中有些是同一级政府官员间的勾结,有的则是上下级官员之间的勾结。第三,案件涉及的官员级别越来越高,部级官员的腐败已经不再使人惊讶,最高领导层也往往卷入其中。

                要根除腐败,至少是控制腐败的蔓延似乎已经成了中共高层和人民之间的共识。中共关注的是其政权的合法性和生存,而人民则需要一个较好的政府,阻止官员的鱼肉人民。但对中共反腐败的有效性,不仅人民没有信心,中共本身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在思考之余,人们思考着应当用一种更为根本的方法来根除腐败。毫无疑问,人们想到了民主制度。实际上,用民主制度来根除腐败始终是人民的理想,也是中共党内一些明智者的想法。

                但是,不幸的是,中国初生的民主实践已经出现了种种腐败,其中最严重的就是黑社会参与甚至控制民主的过程,包括乡村的选举,县市级的地方人大和政协的选举等等。简单地说有三种情况。第一,黑社会直接操纵了包括候选人提名在内的整个选举过程。第二,黑社会“买官”。在这种情况下,黑社会主动向地方政府官员提动经济上和其他方面的支持,来间接地影响甚至控制候选人的提名和选举。一些人致富了以后,想参与政治,但没有正常的门路,就用黑社会的力量来干预政治。第三,地方政府“卖官”。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采取主动,用出卖一些官位来改善地方经济状况。“买官”往往发生在富裕的地区,而“卖官”往往发生在贫穷地区。在中国,地方人大和政协系统本身就只是象征性的权力机构,没有实质性的权力。于是,贫穷地方的政府就干脆出卖这些职位,来为地方政府增加收入开门路。不过实际上,不仅地方政协和人大的职位在出卖,就连党政部门的一些重要职务也是可以出卖的,只要黑社会提供足够的钱和其他资源。

                黑社会在中国的兴起及其参与政治有多种原因。第一是黑社会的干预政治的传统。在几千年的历史中,黑社会延绵不断,直到共产主义革命才根除了黑社会。改革开放以后,为了发展经济的需要,中共实行分权制度,政府的控制放松,黑社会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空间。等到黑社会致富,他们自然发展出强烈的参与政治的要求。第二,中共目前没有有效的方法来对付黑社会。毛泽东用暴力根除了黑社会以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共不再担心黑社会。现在,黑社会重新回来了,中共不知道怎样对付。因为黑社会的情形很复杂,不容易辨认。一些地方发现有黑社会的现象,但往往把黑社会当作一般民事和刑事案件来处理。这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黑社会的生长。第三,很多地方,地方政府的功能衰败,给黑社会提供了合法的空间来行使政治权力。中国社会从来就有黑白互补的实践,当政府不再履行其统治功能的时候,黑社会就进来代替之。这样就往往形成了黑白两道互相合作,白就是黑,黑就是白的局面。

                黑社会干预政治是令人担忧的,它已经给初生的民主制度蒙上了阴影。大陆一些学者和政府官员对已经产生的民主政治不以为然,在很大程度上和黑社会等现象的产生是有很大关系的。问题已经产生,中共高层就必须对此加以高度重视。如果黑社会一直发展下去,并得到制度化,后果将不堪设想,成为未来民主化过程中恨之入骨但去之不掉的恶性肿瘤。台湾就是很好的例子。台湾在民主化前,没有解决黑社会问题,而民主化则把黑社会带入了政治过程,为黑社会提供了合法的参政途径。黑社会对台湾政治的负面影响在近年来表露无余,无需在这里讨论。

                我们原来想用民主政治来取代或者改善目前的腐败状况,用民主来遏止腐败,塑造一个好政府。但现实的情况是,如果在民主化之前或者过程中,类似黑社会这样的现象得不到控制,民主化会带来一个更为腐败的政权。民主政治的实质就是为不同的利益群体提供一个合法的途径来和合法地参与政治,一旦民主化把黑社会带入中国的政治过程,未来中国民主会是什么样是可想而知的了。民主可能是阻止腐败发生的有效方法,但不是消除已经产生的腐败的有效方法,很多国家例如菲律宾和印度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在很大程度上,民主政治会使得腐败更加变本加厉。如果中国要想在未来建立一个能够代表大多数人民利益并能够过良好运行的民主制度,类似黑社会那样的问题必须从现在开始得到重视,得以有效控制和解决。

 

 

Dr Zheng Yongnian is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East Asian Institute. Dr. Zheng is the leading writer and consultant of FWCG.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herein is protected by copyrigh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It may be displayed and printed for you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You may not reproduce, retransmit, distribute, disseminate, sell, publish, broadcast or circulate the information to anyone, without the express written consent of FieldworkChina and the research pro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