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ieldworkChina

China Policy Consulting

Fieldworkchina@aol.com                                                                                02/08/2001

 

中国亚洲外交的新思维?

China’s New Thinking on its Asia Policy

 

 

                近来,中国在亚洲外交方面有一系列新动作,非常耐人寻味。先是总理朱镕基访日,一改中国政府往日置重点于历史问题的僵硬态度,从经济入手,改变了日前低迷的中日关系,并为未来的中日关系提供一种方向性的构架。再是由中国政府出面在海南省的博鳌筹备《博鳌亚洲论坛》,建立一个类似于设在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的地区性组织,为亚洲国家提供一个表达自己声音的论坛,并寻求亚洲国家之间的共识,促使亚洲在世界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在这之后,朱镕基出席东盟10+1 (东盟10国和中国)和10+3(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南韩)。在会议期间,中国除了表示要和日本和南朝韩加强合作之外,更史无前例地提出了要和东盟合作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建议。

                所有这些刚刚开始,人们还无法预料它们是否为亚洲国家所接受和它们的实际效果会怎样,但是这些动作毕竟令人耳目一新,表明中国的亚洲外交正在走出“救火队”的角色,开始采取主动性,在亚洲扮演一个其应该扮演的角色。

                自改革开放政策实施以来,中共根据邓小平的发展战略,把重点放在国内的经济建设上。这是绝对必要的,它为国内建设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和平的国际环境。但是也应当看到,这种低调的外交策略也使得中国的外交只履行一种可称之谓“救火队”的角色。就是说,中国从来不采取主动,所有的外交动作只是反应性的,哪里着火就赶向哪里。在很大程度上说,是中国政府不断调整其外交政策去迎合他国的需要,而不是相反。

在早期,这种务实外交对国际社会有正面的影响,使得外界感到中国政府重于内政,对外界没有什么威胁。不过随着中国的成长,“救火队”式的外交的消极作用逐渐显露,因为外在世界并没有希望中国这样做。任何一个大国都不会那样做,尤其是一个迅速崛起中的大国。外界的概念是,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一定会在世界舞台有所作为,但是他们不知道中国要做什么。于是,就有中国威胁论的出现。荒唐的是,中国越不做什么,外界越感到中国的威胁。这种情况在近年越来越甚。在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在亚洲的实际角色和作用越来越大,亚洲国家也希望中国来扮演一个较为重要的角色。但是,中国始终没有什么明显的动作。所以,最近,就连亚洲的一些小国家也开始谈论来自中国的威胁了。

对中国领导层来说,调整其总体亚洲外交战略自然有难处。在冷战结束后,具有丰富大国外交经验的美国化了十来年的时间才从侧重于军事政治关系的冷战外交策略转型到侧重于经济关系的后冷战外交策略。中国领导人尽管一直在谈论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但其国际定位很不明确。在这种情况下,其亚洲政策很难有根本性的调整。在和亚洲国家的关系中,中国有沉重的历史包袱和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很难找到调整外交策略的契入点。

那么,最近的这些动作是否意味着中国已经找到了这种契入点呢?中国是亚洲国家,和亚洲国家的关系对中国总体国际地位至关重要。如果亚洲国家不认同中国,不接受中国,中国就很难走向世界,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国。因为中国和亚洲国家之间巨大的政治制度差异,很难达到一种政治共识。所能发挥的就是经济方面的关系了。

侧重经济因素而寻求共识,有其很大的理性。第一,自改革以来,中国最大的变化就在经济制度方面。随着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经济制度和世界的接轨正在加速。亚洲其他国家的经济制度也有类似的发展趋向。亚洲国家经济制度之间的契合并不是一种幻想。制度的趋同就会产生国家间的合作基础。第二,中国的经济实力尽管还是弱于其他大国,依赖经济力量来调整其全权战略还有其困难。但是现在的经济实力足以调整其亚洲政策。如上所说,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经济已经显示出其巨大的能量。即使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情况下,经济本身已经很自然地在亚洲拓展其空间了。政府的加入既是顺水推舟,也一定会加速拓展中国经济在亚洲的空间。第三,经济力量的扩大基本上是市场的结果,并且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关系较之其他方面的关系会更多地表现为双赢互惠关系。

从经济入手,中国有可能对其亚洲政策作一根本性的调整。成功的调整会使中国的亚洲外交从被动转为主动,其他国家也应会采取策略来调整与中国的关系。同时中国的调整也会对亚洲国家产生一些非常积极的结果,如增加亚洲国家之间经济活动的协调性并最终建立协调机制,通过“求同存异”诱发亚洲国家之间的共识从而提高亚洲作为一个整体在国际社会的声音。国家间协调及其机制的建立和保持是一种“公共财”(public good)。作为大国,中国在这方面理应作出较大的贡献。没有大国的贡献,公共财不能产生,更不能维持。

中国已经开始走出了重要的一步。但战略的调整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中国的面前还有无穷的困难。中国是否能够最终达到其目标,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大国,发挥其大国的风采,当拭目以待。

 

Dr Zheng Yongnian is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East Asian Institute. Dr. Zheng is the leading writer and consultant of FWCG.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herein is protected by copyrigh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It may be displayed and printed for you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You may not reproduce, retransmit, distribute, disseminate, sell, publish, broadcast or circulate the information to anyone, without the express written consent of FieldworkChina and the research pro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