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ieldworkChina

China Policy Consulting

Fieldworkchina@aol.com                                                                                02/08/2001

 

中共的权力继承发生了什么问题

What has happened to China’s Power Succession?

 

                中共十六大标志着政治权力从第三代领导人转移到第四代领导人手中,有关权力继承或者接班人的问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一直是外界极为关心的问题。但是最近人们对中共新一代领导人的人事安排问题表示出特别的兴趣来,有关评论连篇累牍。离十六大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为什么突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事情的起源是五中全会没有把曾庆红从政治局候补委员提升为委员。在五中全会前,各界几乎都认为曾庆红会成为委员,因为来自广东的谢非去世以后,政治局就有空缺,曾庆红的提拔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曾庆红的被提拔没有成为事实,这就给外界提供了异常的想象空间。中共的政治运作极其不透明,尤其是有关人事变动的事情,外界所引出的一系列的猜测也是情有可原的。

总体说来,评论家们认为,曾庆红未提拨表明中共正发生一场权力继承危机,江泽民对第四代领导人的安排方面受到受到其他领导人的挑战。有的甚至认为,这场权力继承危机刚刚开始,更严重的权力之争还在后头,届时中国的政治稳定就会成为问题了。

随着权力继承而来的权力之争在中共党内是常见的现象。从毛泽东到邓小平无不例外。历史地看,到目前为止,江泽民在处理权力继承问题方面还是非常成功的,中共第四代领导人已经基本成型。正是因为这方面的成功,中国的政治局面相对稳定,在其执政的十年里没有你死我活的权力之争。

那么,曾庆红的没有被提拨是否表明中共的权力继承危机和江泽民的权力受到了挑战呢?多年来,曾庆红一直是江泽民最重要的人物,江泽民的作为和曾庆红不可分开。无论是早期巩固其在中南海的权力地位,还是最近就中共本身的未来发展目标和改革方面,江泽民对曾庆红的倚重是有目共睹的,江泽民要培养曾庆红也是无可非议的,对此江泽民并没有加以丝毫的掩饰。

说五中全会没能提拨曾庆红是权力继承危机未免夸张。这种说法既不能理解权力危机的本质,也不能明了中共现在权力继承方面所经历的困难。我们无须长篇大论地来讨论权力继承危机,只须看看毛泽东时代的刘少奇、林彪事件和邓小平时代的胡耀邦和赵紫阳就可知道中共现在并没有这样的危机,第四代领导人的核心并没有构成政治问题。

那么,中共的权力继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要理解目前存在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要了解不同层面的权力继承问题。中共的权力继承不仅仅是从一个核心到另一个核心的继承,而是不同派别之间的权力继承。而从目前的情况看,很显然,第一个层面的权力继承问题已经基本上解决,而主要的问题是派别间的权力继承问题了。自从邓小平提拨胡锦涛以后,其作为第四代领导人核心的地位没有发生过动摇。现在江泽民所要应付的应该是派系间的权力分配问题。无论是曾庆红还是其他人的安排都是属于这类问题。

简单地说,第四代领导人的安排需要满足以下两个基本条件。第一,新领导层必须是江泽民派系的人占据主导地位,体现江泽民的治国理念和思想路线。这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及其相应的人事改革举措可以看出。江泽民多次强调正确的路线要由正确的干部来执行。这不仅反映在中央部委和各级地方政府的人事调整上,更重要的是也要反映在最高级领高层的人事变动上。江派系占据主导地位是中共体制的要求。没有这一点,体制的运作就会发生严重的问题。

第二,派系之间的相对权力平衡。没有一个派系的权力占据主导地位,体系不能运作,但另一方面,体系也要维持各派系之间的相对平衡。没有这种平衡,中共的体制的运作就会失去稳定因素。实际上,派系之间的相对平衡是邓小平以来中共领导层的一个基本特点。它已经成为了一种事实,是所有中共领导人不得不考量的问题。

从这两个层面来考量,可以这么认为,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不是曾庆红、李长春等江派人马人是否会进入新的领导层的问题,而是其他派系怎样找到各自的继承人。江派的人物必须进入最高领导层,否则就不能称为权力继承。但如果江泽民不能合理地安排让其他派系的人进入最高领导层,权力继承也无法顺利进行。现在中国最高层领导人就处于这样一种角力状态。

如果派系平衡问题不能得到解决,真正的危机就会发生,即老人政治危机。其他派系的领导人如果不能顺利地安排继承人,他们就会有可能绝不退让,拼命保持现在的权力地位,老人政治就不可避免。如果是那样的话,自邓小平以来中共化了很大力气建立起来的一种微弱的制度因素即年龄因素又要付之东流了。从长远看,应是更大的权力继承危机。

如何对付派系之间的权力平衡应该是江泽民现在面临的问题。在缺乏制度化了的权力继承方式的情况下,如何完成接班问题,不仅要看江泽民的政治智慧,也要看现存派系领导的政治道德状况了。

 

Dr Zheng Yongnian is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East Asian Institute. Dr. Zheng is the leading writer and consultant of FWCG.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herein is protected by copyrigh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It may be displayed and printed for you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You may not reproduce, retransmit, distribute, disseminate, sell, publish, broadcast or circulate the information to anyone, without the express written consent of FieldworkChina and the research pro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