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ieldworkChina

China Policy Consulting

Fieldworkchina@aol.com  02/08/2001

 

 

学商一体和教育界的腐败

The Links between Business and Education & Educational Corruption

 

近年来,中央政府不惜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政治、经济等领域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惩治腐败运动。尽管要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但也取得了相当的成绩,至少对党政官员中日益严重的腐败趋势起到了一种威慑作用。唯独教育界的腐败依然故我,并且变本加厉。相对于其它领域的腐败,教育界的腐败更是以惊人的速度对现存教育制度的本体构成威胁。

教育界的腐败从根本上说源于学商一体。自九十年代初开始,因为教育经费的不足,政府容许和鼓励学校和教员下海经商,一方面缓解政府的财政压力,另一方面借此给长期贫穷的知识界一个机会致富,从而提供他们在教学和科研上利益方面的驱动力和积极性。这种考量是没有办法下的办法,政府原来以为等学校和教员们致富了以后,他们会更好地致力于教学和科研。但实际上的结果恰恰相反。

顾名思义,学商一体就是说学校和商业不分,学即商。实际上,在很多地方,商成为了主体,而学则退居次要地位。无论是学校还是教员都把学校变成为一个盈利的制度工具。从学校到每一个系所都有自己的小金库,无论是领导人还是教务人员都要为填满这个小金库而努力。赚钱的方法从直接经商到变相出卖文凭应有尽有。学校可以这样做,社会上的不法分子更是变本加厉,假文凭满天飞。在很大程度上,教育界目前正痛苦地经历着商业界八十年代中期和九十年代初的假冒伪劣产品盛行的阶段。

商为本对教育界的影响可说是致命的。首先是很大一部分学校领导和教员的注意力已经不再在教学和科研上了。赚钱是主业而教育科研则是副业。相应地,钱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评定教学成绩的一个重要指标。能赚钱的就是好领导和好教员。只要能赚钱,教学科研上的指标可以迁就,甚至牺牲。没有钱,领导难当;没有钱,教授难当,这些是教育界的真实写照。

商为本更影响着教育界的道德水准。教育本是一个社会道德最重要的来源。但现在不仅教育界的道德被污染,而且教育界也开始污染社会。从大学一路下来,教员嫖妓、卖淫的事情不时发生。甚至一些大学的领导负责人也走上了这一道路。但只要是能够为学校、为系所赚钱,只要是所谓的学术带头人,学校当局一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了了之。

教员如此,学生自然仿效。赚钱成了大学生求学的唯一目标。如果这是无可非议的话,那么非道德的赚钱则是成问题的。大学生卖淫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仅在本地做,甚至有些大学生周末座飞机南下广东、深圳等地出卖青春。

只要到过西方任何一个属于资本主义的大学或学校,没有人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没有人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了而不加以严厉的处理。更不会容许大学领导去这样做。从原则上,中国的大学和学校还是社会主义的,但是不知为什么当局能够宽容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很难说,政府没有意识到学校过份商业化的负面效应。近年来,政府也在努力对教育界进行改革。但基本上的思路则是走政学分开,把学校推向市场。这无疑是个宏观的思路,也是目前领导人对西方办学经验总结后得出的教学改革模式。

从长远来说,这种思路未尝不可。但是,这种思路是对西方教育体制的一种片面理解。要改变中国教育界目前如此腐败的情况,更可行的是要从改革教育体制本身入手。目前的情况已经进入了学术界称之为路径(path-dependence)的恶性循环,即商业化--腐败更商业化更腐败的循环。要跳出这种恶性循环只有通过大力整顿教育界本身,正如其他领域的反腐败一样。只有先经过这样的整顿,确立了各种现代可行的教育制度和道德规范之后, 才能再去讨论教育界和其他领域,如政治和经济领域的事情。

政府提倡科教兴国已经有年。但科教兴国并不能依靠简单的财政投入。教育制度的改革和教育领域的反腐败也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可以这么说,如果教育界的腐败不能得到有效遏制,任何形式的教育改革也会无济于事,导致最终的失败。腐败影响学术和教学的道德士气,给那些真正有志于教育科研的人无疑是个严重的打击。中国国家大,人口多,总会由一些忠诚于教育和科研的人或者现在人们称之为傻瓜的人,但是要意识到,科教兴国单单依靠这些少数人或者傻瓜是远远不够的。

中央领导人曾经三番五次地强调反腐败的重要性,认为不反腐败就会亡党亡国。正是基于这样的看法,中央才有如此大的决心惩治腐败。那么教育界呢?不可得罪会说话的可能是当政者的改革信条,这一信条不仅阻碍着有效的教育改革,而且当政者在客观上对教育界的商业化和腐败推波助澜。但是要清楚地认识到,如果党政干部的腐败导致亡党亡国,那么随着教育知识界腐败而来的则是更为严重的民族灵魂和精神的痛苦消亡。邓小平曾称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那么腐败的教育体制能够营造出怎样的一个新人类呢?

 

 

Dr Zheng Yongnian is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East Asian Institute. Dr. Zheng is the leading writer and consultant of FWCG.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herein is protected by copyrigh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It may be displayed and printed for you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You may not reproduce, retransmit, distribute, disseminate, sell, publish, broadcast or circulate the information to anyone, without the express written consent of FieldworkChina and the research pro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