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ieldworkChina

China Policy Consulting

Fieldworkchina@aol.com                                                                                               02/08/2001

 

中美关系,是国际关系?还是个人关系?

The Problems of China’s USA Policy

 

 

            白宫易主会给中美关系带来怎样的冲击?亚太世界都在拭目以待。情况并不看好,多数观察家都认为中美关系会在今后几年走下坡路。唯独中国方面抱着乐观的态度。原因似乎很简单,中国的外交官员认为老布什了解中国。白宫易主后,中国也更换了驻美大使,据说新大使和布什一家关系良好。老大使甚至宣称老布什已经担保他儿子会有良好的中国政策。

中国方面的行为也没什么好挑剔的。但要意识到的是,这里谈论的是世界上两个最大国家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两个家庭之间的事。在处理中美关系时,仅仅留在诸如此类的谋略上远远不够的,而要从更高、更深远的层面来看。否则,中国永远会处于一个被动的状态。

在看待中美关系时,我们至少要考量几个主要的因素。首先是现代国际关系的本质。形成这种关系的经济基础是资本主义,辅助于资本主义的则是现代形式的民族国家。没有资本主义就不会有现代世界体系。进而,没有现代民族国家,现代世界体系就不会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形成。可以概括地说,基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之上的现代民族国家或者基于现代民族国家之上的资本主义体系具有无限的扩张力。自二战以来,不仅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在扩张,而且民族国家本生也在扩张,那就是民主的扩张和输出。资本主义加上民主大大强化了现代国家的扩张能力。自美国进入世界体系以来,他一直是推动这一体系形成的一个主力。尽管美国有深厚的自由主义传统,但主导其国家安全和外交关系则是现实主义。这种现实主义观点左右了美国决策者对前苏联的看法,也在左右着今天他们对中国的看法。

第二个因素则是冷战后美国国际战略的调整。冷战结束后,美国开始了其全球战略的大调整。在冷战期间,美苏两国军事对抗,以力量平衡力量。美国最后赢了。苏联消失了,美国没有花很多时间就找到了一个替代品,即中国。美国和西方世界当时有很多人主张用围堵苏联的办法来制约中国,乘胜追击,取得自由民主的全面胜利。克林顿总统最初几年对对华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种情绪的反映。但中国毕竟不是苏联。经过多年的调整,克林顿政府终于确立了对华的“接触”政策,即通过把中国整合进西方世界主导的世界体系来遏止和消除中国的威胁。这样,克林顿政府确立了以经济扩张为中心的全权策略,取代了冷战时期的军事扩张。

不管谁当选,都改变不了我们上面所说的美国资本主义及其国家的扩张性质。所不同的是,以怎样的方式来扩张。那么,小布什会不会脱离克林顿的方向,而向冷战时期的军事和政治遏制的回归?

这里涉及到几个主要因素,包括中国在美国国际战略棋盘中的角色、小布什对中国的认知、意识形态的差异、美国内政的性质等等。小布什对中国的认知显然和克林顿的不同。在竞选过程中,小布什多次强调,中国不是克林顿所说的战略伙伴,而是战略竞争者。当时人们认为,小布什这样声称是为了竞选。但是最近新任国务卿鲍威尔有再次强调这一点。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战略竞争的概念是未来布什政府制定对华政策的理论起点。

意识形态的差异和美国国内的政治因素会更强化上述概念的现实性。中国现在成了世界共产主义的“老大”,自九十年代以来,在美国的多次民意调查中,越来越多的普通美国人认为,中国正在变成美国的主要对手或者敌人。这样的民意进而为美国政治提供了资源。一旦中国加入世贸,潜在的经济冲突就会浮上台面。一旦冲突成为现实,也就为美国的政治提供了塑造中国是“敌人”的资源。民主、自由和人权必然再次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话语。

具体说来,小布什政府对华政策的目标有三:继续获取经济利益,扩张西方政治价值,围堵中国对美国的可能的威胁。小布什尽管反对克林顿政府的中国政策,但并不反对竞争中国的经济利益。相反,作为商业阶级的代表的共和党,在这方面会比克林顿政府更加努力。同样,美国人也不会放弃在中国扩张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观及其制度表现形式。反应在议会政治上,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会把重点转向人权民主等政治问题。就连经济上的问题如贸易逆差等问题也会和政治问题勾起钩来。

在围堵中国崛起的威胁方面,新政府一方面会继续进行诸如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等项目,但也会化很大的精力在联合亚洲其他国家来制衡中国。在冷战结束后,美国已经确定了影响亚太地区安全的四个几个主要热点,即台湾海峡、朝鲜半岛、南中国海和南亚。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是直接的中国问题,而其他两个热点也直接和中国有关。也维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保证该地区的和平和稳定,就要解决中国问题,这是美国各方面的共识。

白宫易主对现存中美关系的挑战不是潜在的,而是现实。中国当然希望小布什政府能够继续克林顿时代的势头,增进两国关系。但是国际关系局势的变化经常是不依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如何回应这些新的挑战对中国来说是个及其重要的课题。

 

 

Dr Zheng Yongnian is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East Asian Institute. Dr. Zheng is the leading writer and consultant of FWCG.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herein is protected by copyrigh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 It may be displayed and printed for you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You may not reproduce, retransmit, distribute, disseminate, sell, publish, broadcast or circulate the information to anyone, without the express written consent of FieldworkChina and the research pro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