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实际上,也是这样,中央政府在权力和政策实施过程中自己没有直接深入地方的机构,只好依靠地方政府层层下达权力和政策。权力和政策每下降一层,中央性就减少一层,很多权力,到了地方就完全没有了中央性,成为了道道地地的地方政策。所以表面上强大的政府权力实际上被许许多多地方政府所分割和瓜分。对人民来说,现实生活中所能感受到的没有中央政府,而只有地方政府。改革开放政策实施以来,因为大规模的分权运动,这种情况有了很大的发展。相信随着自下而上的民主政治的推展,这种情况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自下而上的民主意味着地方政府的权力越来越依赖于人民,从而也较有人民的基础和政治合法性。如果中央方面的权力迟迟不能建立在人民之上,自下而上的民主会在一定的时候使得中央的权力完全无效。

这样的情况也反映在反腐败上。以远华走私案为例。对这一案件的处理不能说中央政府没有权力。尽管困难重重,但还是处理了很大一批官员,至少从理论上了结了案子。但这一案例也刚好说明了中共的权力是多么的软弱。根据主谋赖昌兴的说法,案发完全是因为一位高干子弟因为勒索未成而向中央写了检举信。就是说,这件案子并非中央政府本身所发现的,而是通过及其不正常的管道而偶然发现的。可以说,中央政府凭借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发现这样的案子的。赖昌兴在各级政府中具有这样的人脉关系,除非其内部东窗事发,否则的话,中央政府没有可能得到这种信息。

实际上,九十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案件的发现大多是依靠这样那样的非正常管道发现的。从早先的山东泰安事件、到宁波事件,再到近来的湛江事件和远华案件,所牵涉到的党政官员少则数十人,多则几百人,是名副其实的大集体腐败。如果一个地方政府集体腐败了,中央政府必然得不到任何信息。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地方官员必然向中央隐瞒事实。当中央政府没有自己收集地方信息的管道,同时也没有其他机制如自由的媒体和民主机制时,中央政府对地方事务只能成为聋子或者瞎子了。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央政府在地方没有自己的脚。当这只脚是地方政府时,中央权力很难体现其中央性,也就很难进行有效的统治。中央这只脚在任何具有现代性的国家政权中都是需要的,但离开了民主政治,要生产这样一只脚可能都是无效的。

1  2